《大國民進行曲》是金枝演社創團以來首部登上國家劇院的作品,延續了金枝一貫的「胡撇仔」劇風格,把時空拉回到1945年,要顛覆你對歌舞劇的刻板印象!

台味,就是流行味!

台味由最早的「 帶著貶意」 到搶攻主流,成為自信的台客,過程中經過了很多人的努力,他們用流行音樂、戲劇、服飾甚至是政治,推翻了一堆陳見。走過長長來時路,我們回頭一看,現在還有誰敢說俗艷是台語文化的代名詞?有誰堅持路邊的野台戲不能搬上國家劇院?又是誰說台語歌曲都如「哭調仔」般缺乏美感、裡頭的故事則千篇一律的悲情?

是的,謝謝這些台客先鋒隊,讓我們台的很自然,台的很驕傲,也讓我們終於可以把最台的金枝演社搬上國家劇院,讓大夥在真正的歌劇院內,感受一下台味改良的「胡撇仔戲」(opera)。

歌仔戲打底,胡撇仔戲放光芒

四年九班的王榮裕說他的人生應該分成三個階段。第一階段是他20歲以前,因年少輕狂混過流氓,還曾因持械被拘留;第二階段因為媽媽怕他又繼續廝混,透過朋友介紹他去當軟體工程師;第三階段是他30歲之後,決定走自己的藝術之路。

從流氓到劇團的團長兼藝術總監,30歲那年毅然辭去軟體工程師的工作,其實只是覺得自己生活太無聊。但在培養出台灣無數表演藝術精英的蘭陵劇坊,生命中的戲胞卻彷彿被喚醒。1993年,他創辦金枝演社,接下來這一路才開始心無旁鶩。

祖父是歌仔戲班班主,母親謝月霞是紅極一時的歌仔戲小生,從小在戲班裏長大的王榮裕,雖然沒有承襲衣缽,但歌仔戲的元素卻深深影響他的戲劇創作。金枝演社發表過的作品中,有好幾部就是走「胡撇仔戲」的風格,包括《胡撇仔戲——台灣女俠白小蘭》、《可愛冤仇人》和即將演出的《大國民進行曲》等。

「胡撇仔」其實是日據時代,老一輩對西方戲劇Opera的稱呼,由西方的opera轉而為「胡撇仔戲」,舞台離開了歌劇院,在走向廟會和街頭的過程當中,各種不同的元素也不斷加入。再加上日據時代,台灣最愛看的傳統歌仔戲,原有的忠孝節義故事讓殖民政府擔心,會因而喚起民族主義,日人限制歌仔戲必須依照樣板來重新包裝,才可以演出。也因此,當時的胡撇仔戲,常常捨傳統劇碼,搬演一些催淚、催笑的新創作,而在舞台上,除了二胡和梆子,小喇叭等西樂器也紛紛登台; 更有趣的則是在角色和服裝上, 日本軍官、武士和台灣的士紳、販夫走卒紛紛登台,語言更是中日台語夾雜,塑造了最早的一種台味拼貼風。

也難怪王榮裕覺得,無論是歌仔戲、胡撇仔戲還是Opera,本質上都是相同的。「 歌仔戲就是歌舞劇!」 他說得斬釘截鐵,「因為歌仔戲有所謂的身段,但如果用現在的觀念來看, 那就是舞蹈啊! 而且我覺得戲劇本來就該有歌有舞(動作、身段皆含) , 如果只是由演員站在台上乾說台詞,根本無法把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。」不過,由於對「胡撇仔戲」的堅持,加上第一次前進國家劇院的慎重,王榮裕劇本一改再改,故事結局也一變再變,就連跨刀參與美術設計的蕭青陽,都對一再有變數的結局充滿好奇,不停地說一定要帶爸媽去看,因為這是「今年合作過的作品中,最有意思的一個!」

蕭青陽︰等了好久的合作機會

蕭青陽和王榮裕是多年麻吉,《大國民進行曲》卻是他們的第一次合作,讓蕭青陽覺得等了好久,「我一直以為我們早該合作,因為這個劇團的屬性和我設計的習性是同一類風格。」十幾年前,蕭青陽固定合作的獨立品牌音樂角頭,和當時的金枝演社都租在台北重慶北路一間老舊的四層樓公寓裏。由於公寓住戶間的感情很好,因此常常連絡往來,彼此間得知都屬藝文圈,經常茶一泡,就聚在一起聊天。

喜歡與獨立音樂品牌合作的蕭青陽,過去很少跨領域創作,直到這幾年獲葛萊美獎數次肯定後,才開始有唱片圈以外的機會找上他。雖然這兩年也有不少為戲劇設計的作品,但與金枝演社的第一次合作,對他來說仍是相當特別的經驗,特別是戲劇的主題。

戲裡述說1 9 4 5 年日本戰敗後, 一夕之間殖民母國變敵國,陌生的中國卻搖身一變成為祖國,六百萬人身分認同因而大錯亂。蕭青陽從日本的櫻花得到靈感,想到那些歷經過劇變的老人家,到了冬天可能會開始懷念櫻花飄落的季節,卻沒發現櫻花早已被菅芒花(新政府)所取代。於是
蕭青陽試著從菅芒花所呈現的淒涼美感為出發,經過幾十次試寫,用了很多紙及嘗試過各種字型,才設計出像是拿著菅芒花掃寫出來的筆觸。

蕭青陽說,這部戲選在民國100年前夕演出非常有意義,因為認同問題正是過去十幾年間,台灣人最主要的政治議題,無論是哪種認同取向的人,都可以藉此好好思考。

不過,王榮裕說他無法給答案。他只想誠實呈現同時存在台灣的兩種史觀,一種是來自日據時代就生存在這片土地上的人,一種是來自因國共戰爭逃難到台灣的另一批人。這兩種史觀沒有對錯,因為都是真實存在,因此任何一方都不該被忽略或避談。就算想法不同,也應該互相尊重和包容。

當然,至於改了數次的結局到底會發展成什麼樣子,就等你自己進國家劇院去找答案!

 

~更多內容,請見《my plUs》加分誌9月號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yplUs+加分誌 的頭像
myplUs+加分誌

my plUs 加分誌

myplUs+加分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玉
  • 金枝演社真的很好看喔!!!

    1945年8月15日,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裕仁天皇向同盟國宣布無條件投降,並歸還竊自中國的領土__東三省、台灣、澎湖群島。中華民國自由了!脫離了異民族的統治,表面上是值得歡慶的事情。但是實際上,經過日本統治五十年,台灣人與台灣的日本人真的清楚自己是什麼人嗎?一夜之間的政權轉移,面對「新」的政權,人們該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情?一直以來受到日本人的統治,為日本賣命的台灣兵,面對民族精神與軍人情操的衝突他們該何去何從?在台灣的日本兵,五十年異地的努力,又怎麼能夠輕易接受日本軍投降的消息呢?

    金枝演社的「大國民進行曲」所敘述的就是1945年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後,台灣人與日本人的身分認同錯亂。此劇採魔幻寫實的黑色喜劇手法,以幽默逗趣的方式回應歷史。

    庫伯勒-羅絲模型(Kübler-Ross model)被廣為流傳的「哀傷的五個階段」(Five Stages of Grief)__否認、憤怒、討價還價、抑鬱、接受,描述了人對待哀傷與災難過程中的轉變。日本軍官高橋面對祖國的投降,無法接受現實的殘酷,否認了投降的事實,選擇進入自己所創造的一個夢幻國度。在這個國度中,日本兵沒有輸,他們只需挖到金礦就可以繼續他們的戰爭,並且獲得勝利。高橋命令小林隊長領著手下一群台灣兵,躲到深山採金礦,斷絕與外界聯繫,讓他們繼續為日本打仗,並說服女子流浪戲班,化身女子挺身隊為士兵打氣。

    在夢境中的日子,本劇以輕快詼諧的方式呈現,以為還在為日本打仗的台灣兵,一心期盼著大戰結束、衣錦還鄉的一天。女子流浪戲班對於戰勝的消息心喜且徬徨,想在此賺得金礦,回家過好日子。

    夢終究會醒,夢醒後面對民族的衝突、自我實現的破滅…人們該如何面對?

    面對這嚴肅的議題,王榮裕用從歌仔戲轉化出來的胡撇仔戲表演形式來進行,以詼諧逗趣、有歌、有舞的形態,展現出對歷史的記憶與民族的關懷,如此獨特且深具意義的戲劇,值得我們進入戲劇院共同感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