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典手指 渴望流行麥克風

星鮮事500X450.jpg  

在第二張專輯主打歌「陷阱」MV裡,Cindy袁詠琳秀出一場卡門般奇魅的演出,當百老匯幕景旋轉,電音數位節奏如觸電擺盪,劇情中的Cindy逐漸從生澀舞者蛻變成熠熠新星。現實中這個受過嚴格古典音樂訓練、4歲確定要拿麥克風、高中被嘲笑歌聲像狗兒barding的女孩,音樂之路同樣一路走來起伏擺盪,但卻能從她眼中探見對歌唱事業的堅毅與熱切。

這回出擊,Cind在兩年的巡演與舞台歷練下,已紬繹出最適合自己的展演姿態,從創作歌手到舞力全開,她勇敢敲開框架,向觀眾引薦最新的袁詠琳。

撰文=劉芝君/攝影= 藍森松

在定裝與拍攝前,規矩坐在鏡前讓造型師梳化的Cindy,偶爾會彎起腿盤坐,或是逕自抓著手上的癢疹,忘了宣傳再三叮嚀待會可要拍出無懈可擊的照片,這一點點自然流露的小動作,是觀眾看著「陷阱」MV時,那些媚骨渾成印象外難見的反差。就像Cindy自己說的,乖乖坐著彈琴是媽媽對她的一種優雅憧憬,她自己倒男孩子氣,更希望嘗試像Katy Perry那種滑稽、荒誕演出。

 從小美國長成的Cindy,4歲開始學鋼琴、9歲拉小提琴,大學則延續古典音樂訓練,在一個多元文化鑄融、實驗與反叛精神沖積的國度,她卻是直到大學才聽過生平第一場流行音樂演唱會─媽媽最喜歡的Celine Dion。Cindy解釋:「媽媽認為流行音樂裡有很多sex, jealousy的東西,所以小時後她不准我聽。」只是在母親嚴禁流行音樂飛揚的歲月,Cindy會在房裡偷偷聽上一段廣播,晚上再把對錄的音樂,帶到被窩裡暖著品嚐。

 偷一點流行音樂的文化小走私,是Cindy音樂路上最大的違逆,卻也不難發現她對歌唱、流行音樂有著無法罷手的喜愛。當梳妝鏡上燈光打得明亮,Cindy看著鏡子認真說她珍惜台上每一分鐘時,那眼神跟燈光同樣清鑠燦爛。

英文講不好的 我用音樂去講

說得一口流利中英文的Cindy,小時候曾礙於講話有口音,讓她不太能用「說」這件事來自信及暢快表達內心感受,再加上身旁無手足陪伴,音樂就成為她孩提時代最好的出口。「當我不知道怎麼用英文去講的時候,我會自然用音樂去說,從小到現在,音樂一直陪伴著我所有喜怒哀樂。」一份對音樂的情愫自環境醇化,這樣的Cindy不僅從骨子裡愛著音樂,透過音符震顫的,更是她未曾鬆脫的情緒和語言。

 娓娓敘述童年故事下,一場回憶語境裡,多少流露當時略顯寂寞的氣息,但自詡竄流笑匠血液的Cindy卻瞬間話鋒一轉,笑談4歲那年如何立定歌手志向,讓媽媽「發瘋」。Cindy回憶:「從小就是媽媽要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,但有一次,大概我4歲,看到二姑姑吳靜嫻在咖啡廳唱歌後,才知道世界上原來有這種職業,後來我很興奮跟媽媽說:『以後我要做二姑姑的工作』,然後媽媽就瘋了!」4歲許下心願的Cindy,其實從媽媽肚子裡就開始接受古典音樂的薰陶,面對外界總詫異她從古典叛逃到流行音樂,Cindy強調兩者只是和弦用法不同,或是vocal表現的多寡之別,今日古典,亦曾隸屬歷史曾經的流行,它們,都是音樂。

至於發生在她身上的「古典VS.流行」,Cindy笑說自己彈奏鋼琴時,因為要融入作曲家譜寫創作的情境,所以投注的情感會很濃烈。她幽默表示,自己彈古典鋼琴時的模樣根本就是「女版朗朗」,為了充分詮釋作品內涵,整個力道會讓肢體變得瘋狂、用力、猙獰;但在流行音樂上,Cindy認為唱得就是她自己人生作品,就算再動感,也會因「做自己」這件事居間調和,而產生自然、和諧的演出。


   【精采的完整內容,請看11月號my plUs加分誌雜誌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yplUs+加分誌 的頭像
myplUs+加分誌

my plUs 加分誌

myplUs+加分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