笑當年

做自己,最有創意

創意才女/曲家瑞

她是設計與視覺傳達的專任教授,在設計逐步成為台灣顯學的90年代,
她恭逢其盛,引領風潮;她從小喜歡畫畫,在教書之外,她畫油畫也畫漫畫,如果能選,畫畫是她一生的摯愛;
她策展、收集二手玩具,還經常上各類媒體,是個媒體寵兒。
她是曲家瑞,一身才華、及腰的長髮、連珠砲似的敢言風格,讓她在這個風格掛帥的年代獨樹一格。
但在所有絢爛的生活的背後,她說,「學生的回饋是最大的安慰,看到學生做自己則是最快樂的事。」


週三下午的實踐大學,諾大的中庭沿著牆邊立著180公分高的炭筆畫,上課鐘還沒有打之前,一年級的學生一邊作畫,一邊等著老師曲家瑞現身,「好想看看她今天穿什麼喔?」「不知道,她看了我的作品會怎麼說?」偶爾,學生停下筆,彼此聊天,話題是老師今天又會給她們什麼驚喜。對於初入設計領域的學生來說,利用畫筆、炭筆等媒材作好一幅畫是重要的基本功,而要教好這門課,「曲姐姐最棒了,除了指導之外,她總是給我們很多鼓勵,」一位學生說。

不久後,白T加花褲的曲家瑞拎著太陽餅出現,所有的學生放下畫筆,在她身邊聊起來。她邊走邊看畫,似乎帶著無限的熱情和精力,一旁還沒滿20歲的學生圍著她,「曲姐姐…」「曲姐姐…」,像是小朋友簇擁著一個大姐姐。


我是學生的曲姐姐

是的,在課堂上,無論是大學部還是研究所,學生對這個比自己穿得還更青春洋溢的老師總是直呼曲姐姐而不名。這個在外人看來作風非常洋派的教授,就算不上課的時候也經常跟學生在一起看展、看表演,有時候心血來潮,她還會帶著學生到最潮的夜店去玩、去喝她最愛的雞尾酒。

「不過,光看媒體的報導的人,很可能以為她受學生歡迎都是因為夜店啦還是其他的,可是怎麼可能呢?學生怎麼可能因為這些就真心喜歡一個老師,」曲家瑞的同事、實踐大學時尚與媒體設計研究所專任副教授謝大立說,「我們這個所,學生經常24小時都在這裡做作業,曲老師也經常三更半夜在這裡陪他們,感情是這樣培養出來的。」

謝大立認為,教學的從專業到長時間的付出都是她受學生歡迎的主因,「此外,還有一個原因也讓學生喜歡接近她—她有一顆非常年輕、非常自由的心,而且總是給學生鼓勵。」

我喜歡畫畫,可是…

強調尊師重道的華人社會,其實也是學生和老師比較有距離感的社會。由於高中開始就隻身在美國讀書,曲家瑞很早就學到學生跟老師另外一種「沒有距離」的相處方式,「然後,小時候在台灣讀書,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好像應該被鼓勵而沒有被鼓勵到,這些年我學到,對一個學生的讚美絕對不要吝嗇。」

「剛教書的時候,我也想進了教室就開始稱讚學生,可是我轉念一想,天啊,教室裏有一百個人呢,我第一個就稱讚,之後要拿什麼去稱讚其他人?」曲家瑞回憶,「由於害怕用光了讚美詞而不去讚美,後來我覺得今天都沒講就可惜了,而其實讚美從來不會重複,每個人都會給妳不同感受,都會讓妳有不同的想要讚美他的地方。」

回顧曲家瑞的成長經驗,或許我們就可以了解她慷慨背後的背景—她也曾經是不斷期待大人肯定的孩子。

從小,曲家瑞覺得畫畫是最快樂的一件事。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,她每天快樂的畫畫,天份和技巧也很受到老師的肯定。不過,當她來到國中畢業的當口,升學問題突然湧現,「除了畫畫,我其他科目都不好,在台灣當時的升學體制下,一定不會有好學校念的。」

從小就支持曲家瑞的父母,由於怕孩子未來沒有好學校念,會影響就業,向來放任她自由發展的態度丕變,在父母的堅持之下,曲家瑞來到美國,開始小留學生生涯,讀完高中唸大學,還進了頗負盛名的哥倫比亞大學,拿到藝術研究所的學位,「但其實我沒有什麼工作上的抱負,對自己的未來也沒有什麼定見,」曲家瑞說。

【精采的完整內容,請看5月號my plUs加分誌雜誌】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yplUs+加分誌 的頭像
myplUs+加分誌

my plUs 加分誌

myplUs+加分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woohoo小舖
  • 才女老師畫畫真的一把罩
  • 悄悄話
  • Tiffany Tangjing
  • 老师真的很厉害!好喜欢!!